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赛尔号12月31祖拉:吳錫昭:一個農民作家的文化苦旅

祖拉布鱼竿 www.hveqtq.com.cn 2016-01-08 21:25:01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記者 蔣周德 文、圖

父母早逝  少年輟學窮不丟書

榮縣雙石鎮敬老院不在雙石鎮上,而位于原李子鄉場口上,距雙石鎮10多公里。

“我不是千金難買的那種‘老來瘦’,是自幼就瘦。”記者在他住的房間落座后,羸弱的吳錫昭就這樣開始接受采訪。

吳錫昭不滿6歲時,父親猝然病逝,母親帶著他和5個哥哥、姐姐陷入生活困境,吃了上頓沒下頓,但有遠見的母親仍然節衣縮食送他進了學堂。1957年9月,吳錫昭在全班50多個同學中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雙石中學(現榮縣玉章中學)。兩年后,正當吳錫昭孜孜求學時,母親又因過度操勞去世。那時,哥哥背井離鄉謀生,4個姐姐已出嫁。15歲的吳錫昭初中第四冊只讀了一個星期,被迫含淚告別學校,踏上了自己養活自己的艱難歷程。

吳錫昭回到生產隊做了放牛娃,但他不甘心這樣平淡地度過一生。他眼前老是晃動著叔太公吳玉章1958年到雙石中學視察時的情景,其崇高的品德和淵博的知識震撼著他的心靈。受其影響,吳錫昭割草、放牛之余,把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他沒有錢買書、訂報,就四處借、地上撿。撿到一張別人丟棄的報紙,讀盡每一個字。向他人借來的《水滸傳》《西游記》,吳錫昭如獲至寶般認真閱讀,并寫出了一篇篇讀書筆記。為了買筆墨,他幾乎頓頓紅苕藤、胡豆葉果腹。

吳錫昭就這樣度過了一個個春夏秋冬,同齡人都結婚了,他依然孤身一人。吳錫昭一間破敗不堪的小屋里只有一堆堆舊書、爛報;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形銷骨立,活像個小老頭,而且還是“地主分子”(他的上輩是“地主”),姑娘們見了他,如避瘟神般繞道而行。在這樣的境況下,吳錫昭心無旁鶩,只管埋頭苦讀借的、撿來的書報。

孤燈為伴  勤奮筆耕作品迭出

1974年7月,全國各地掀起農業學大寨高潮,石鑼大隊成立了農業學大寨改田改土專業隊,年近7旬的羅玉和隊長天天帶著隊員揮汗如雨。當時,榮縣廣播站每天都在播放這類主旋律新聞。吳錫昭聽了,認為羅隊長的事跡更為可歌可泣,連夜趕寫出通訊《夸夸咱們的羅隊長》。3天后,這篇通訊在廣播里播送了。這晚,吳錫昭激動得徹夜未眠。幾天后,他收到了廣播站寄來的代替稿費的稿箋、信封和一本《廣播通訊》,還有一封熱情洋溢的鼓勵信。

吳錫昭由此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從此勤于寫作,常常夜深伏案,孤燈揮筆。

“文革”后,吳錫昭經大隊黨支部書記特批,進入大隊文藝宣傳隊任編劇。他編寫的相聲、快板書、金錢板、三句半等,裹著濃郁的鄉土氣息深受鄉親們喜愛,每天晚上演出時,土臺子下擠滿了黑壓壓的觀眾。父老鄉親陶醉在他編寫的節目中。

1977年,吳錫昭將新作的小話劇《兩袋農藥》劇本,寄給縣文化館辦的《文化生活》報,時任編輯后來任館長的辜達權看后,驚奇地發現了他這顆扎根鄉土的文學苗子,約請他參加縣文化館舉辦的戲劇創作培訓班。隨后,吳錫昭又參加了曲藝、詩歌等創作培訓班。期間,他創作的相聲《走路》發表在《文化生活》上。該作品很快被內江地區文聯主辦的《沱江文藝》轉載(當時榮縣隸屬內江地區)。

1978年,改革的春風吹到了雙石鎮這片土地,吳錫昭終于卸下背負了30多年的“地主分子”包袱,干啥都勁頭更足了。他抓緊每一點時間,做飯時都在看書,經常因此或是忘了添柴禾,火熄了,或是忘了看鍋里,菜糊了。

付出總有回報,吳錫昭作品迭出,連連獲獎,電視劇本《孫悟空重返人間》于1989年獲省首屆劇本創作大賽三等獎。

“省優部優,買到都修”、“譽滿全球,用就漏油”……這是吳錫昭創作的小品《賣雞蛋》。1993年6月、12月,原榮縣川劇團演員劉榮弘等人將該小品先后搬上市、省戲劇小品比賽舞臺,吳錫昭分別獲得創作二等獎、三等獎。2015年底,劉榮弘等人帶著該小品參加2016年自貢春晚選拔賽,一路過關斬將,在總決賽中獲得優秀獎。

傳播文化 首創農民文學創作組

吳錫昭的示范作用,激發了一批農民從事文學創作的熱情。

1988年1月,在市、縣文化部門的大力支持下,我市第一個農民文學創作組成立了,由吳錫昭擔任組長,每月1日、15日定期舉辦講座,不時舉辦各種采風、作品評講活動。吳錫昭煞費苦心,一絲不茍地備課、講課、為學員修改習作,還自付郵資把學員的優秀作品郵寄給報刊社。

榮縣過水鎮的徐蓮、徐小英兩姐妹寄了篇散文給《自貢日報》。1989年盛夏的一天,報社退稿退給了吳錫昭。吳錫昭立即冒著酷暑走了10多公里崎嶇山路,趕到徐家已是下午1時,他汗水濕透衣服,飯也顧不得吃,指導姐妹倆修改文章。不久,這篇散文《我的母親》在《自貢日報》上刊出。

鄒榮是一位年齡偏大、基礎較差的成員,寫了二三十篇文章沒有一篇見報,便準備打“退堂鼓”。吳錫昭耐心地開導他,以自己的創作經歷說明文學創作欲速則不達。此后,鄒榮發憤讀書,打好基礎,并在吳錫昭的指導下認真寫作,不久,他的一篇小小說在《鹽都藝術》上變成了鉛字。

羅小榮1991年高中畢業后申請加入創作組,經吳錫昭認真輔導,他的寫作水平提高很快,每年都有10多篇詩歌、散文發表。羅小榮后來擔任新疆《都市消費晨報》的記者。

為了鼓舞創作組成員寫作,吳錫昭把稿紙、信封送給家境困難的學員,自己卻向學生要廢舊的作業本,或是撿面紙、煙紙來寫作。為保證創作組活動正???,他經常是稀飯、咸菜充饑,舍不得花錢買一件稍微好一點的衣服。1989年他到省城領獎,穿的是姐姐送的壓了3年多箱子的藍滌卡。

吳錫昭及文學創作組的情況,引起了市、縣文化部門的重視。兩級部門專門撥出經費給創作組,并派出作家給創作組成員授課,而且在《自貢文化報》(市文化局主辦)、《鹽都藝術》(市文化館主辦)上開辟專欄發表學員習作,使創作組的文學創作出現了一度空前繁榮的局面。

進入新世紀,農民們紛紛奔赴四面八方打工,創作組成員由巔峰時的124人,下降到最少時的12人。

2014年5月,經榮縣現任作家協會主席余仕清奔走,相關部門批準榮縣雙石農民文學創作組變更為榮縣作家協會農民創作分會,由吳錫昭任會長。

一生清貧  溫暖之手助他前行

吳錫昭的生活一直很清貧,慶幸的是在文化苦旅上,總有人不斷幫助他。

上海有幾十名文學愛好者自辦了《南風》雜志。1992年,主編李人漁向吳錫昭約稿,沒有稿費。李人漁知道吳錫昭的困境后,破例用私人的錢給他計發稿費,并在逢年過節給他匯來慰問金。

1993年3月,榮縣文教局局長童義興快退休了,吳錫昭的生活是他最放不下的心事。經他提議,縣文教局安排吳錫昭到吳玉章故居做臨時工,每月75元工資。吳錫昭精神振奮,短時間內先后發表了《農家妹子》《農家小院》等多篇反映農村巨變的作品。

吳錫昭把工資都用于買書訂報,過著十分儉樸、清苦的生活。原市曲藝團團長嚴西秀曾在市、縣文化館舉辦的培訓班上授課,他每次遇見吳錫昭,都要掏空衣兜接濟他。 2013年12月,嚴西秀通過市文聯QQ群的一名網友獲悉吳錫昭近況后,通過榮縣文化館干事肖玲,捐助他1000元。

1998年4月,身體本就虛弱的吳錫昭因長年超負荷辛苦寫作,被病魔擊倒,被一位好心人護送進縣城一家醫院。“脾臟破裂,急需動手術,否則……”主治醫生嚴肅地說。好心人帶著一線希望,來到榮縣文教局,向局領導匯報了吳錫昭的病情。時任局長丁存堯當即發動全局員工捐款。為了節省醫療開支,手術后剛拆了線,吳錫昭就執意出院。丁存堯得知后安排小車送他回家,并協調吳玉章故居破例給他這個臨時工報銷了1000元醫療費。

2001年11月的一天,吳錫昭在往鎮上趕集的路上,突然想到了一個難得的好題材,正聚精會神地構思作品時,被身后駛來的一輛貨車掛倒在地……他因此用去醫療費700多元。吳錫昭長期在艱苦的環境伏案寫作,疾病纏身,這次車禍后,經常上醫院,稿費不抵醫療費。

孑然一身的吳錫昭于2002年10月住進了雙石鎮敬老院,有了更多的時間寫作。他先后在《中國老年報》《短小說》《微型小說》等報刊上發表了數百件作品,其中,故事《改變習慣尋商機》于2008年4月在吉林出版集團《幽默與笑話》雜志社主辦的《好故事金道理》發表后,短短半年時間內,被《黨員文摘》、《讀者》等30多家雜志轉載。

為鼓勵和支持吳錫昭創作,2009年3月,榮縣文體局和榮縣文化產業協會為吳錫昭送去一臺電腦,并安排附近網吧的網管人員教會他使用電腦。

2013年5月,時任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鄒崇霞帶著嶄新的電腦、辦公桌、書柜等,前往敬老院看望吳錫昭,并督促敬老院安排他住單間。此后,縣委宣傳部堅持為他訂閱《自貢日報》《自貢晚報》。2014年5月,在鄒崇霞過問下,吳錫昭的75篇小小說得以結集成書《夕陽余暉》。

2013年,榮縣作家協會會員鄒光耀、王林等人出資,時任主席葉永樹及20余名熱心會員帶著鮮花、禮金、禮品,趕到雙石鎮為吳錫昭祝壽。

2014年,榮縣20多名義工前往雙石鎮,為吳錫昭舉辦了70歲生日宴會。

吳錫昭一如過去,作品獲獎不斷。2011年,他創作的由榮縣文化館組織演出的小品《神八字算命》,獲得市戲劇小品比賽創作一等獎。2014年,他創作的小小說《月圓人難圓》,獲省首屆農民工文學大賽優秀獎。這一年,達州市達川區面向全國征集童謠,他創作的《畫夢》獲得二等獎。

吳錫昭,一個純粹的農民,憑著樂觀向上的心態、堅定的信念和堅強的毅力,以弘揚時代主旋律為己任,勤于筆耕,發表了眾多緊扣時代脈搏、催人奮進的作品,走出了一條文化苦旅,并仍在艱難地前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