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赛尔号祖拉的兄弟:“最自貢”的鄉愁坐標

祖拉布鱼竿 www.hveqtq.com.cn 2018-08-31 17:43:23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我常常想,如果要搞一次“我心中‘最自貢’的地方?”評選,一定有不少自貢人會把贊成票投給彩燈公園,哪怕下一屆燈會,已經不在這里舉辦。

今年初得知彩燈公園將不再是自貢燈會主會場后,我心里頗有些五味雜陳——既有老城區春節期間不再會有大面積堵車的快意,也帶著些與過往美好記憶說再見的惆悵;既有對彩燈公園一草一木的兒時回憶,也有對這座公園未來命運的一縷關切。這里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仿佛都已融入自貢人關于家鄉的記憶中,也融入了關于鹽都歷史與未來的人文記錄里。

我對彩燈公園的記憶,還要追溯到她叫人民公園的時候。和當年自貢市區內的大多數小孩一樣,周末或者節假日,能到這個公園里劃船、看動物、坐大象鼻子梭梭板,就是我的“快樂三件套”了。那個時候,自貢還沒有能上網的地方,去公園放放風箏、看看菊花展就是值得高興的事;那個時候,老師們帶著學生春游還不像現在這樣如履薄冰,幾乎每年都會到此一游。當年總覺得人民公園里的風雨長廊真長,長到和同學每過一趟都要在里面跑起來;當年總覺得每年的燈會都恨不得自己長高一點、再長高一點,好冒出“人海”仔細欣賞那一組組有故事的燈。我知道,這些記憶,也是自貢好幾代孩子的記憶;這些記憶,已經成為影像中、文字里的一段歷史。

有人說,當你經?;塵?,那就意味著你老了。我不知道這個論斷是否有科學依據,但真切地感受到,人的記憶是有自我?;すδ艿?。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美好的記憶會不時在腦海中浮現,而一些傷痕,則會越來越淺。這也是為什么在我市老城區升級改造如火如荼的當下,不少市民會去那些破舊的地方合影留念的原因。

因為職業的原因,這兩年常收到一些本地作者的懷舊文章投稿,我每一次編輯這些稿件,都像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撥動著自己心底那根鄉愁的弦。當編輯了回味“北方味”的稿子,在它在搬遷前,我也和愛人一起去吃了三圣橋老店的餃子,體驗了這家傳奇老店在原址上最后的火爆,雖然一如既往地不覺得這里的餃子有多好吃。當編輯完《新華書店在自貢》,當晚就不斷回想起自己在正街上阿婆老家中度過的歲月,經歷過的那些人和事,那些苦中有樂、酸中帶甜的一幕幕。當編輯好《釜溪河的回眸與暢想》,不禁又回憶起當年抱著輪胎去河里學游泳的事情,那時候,時刻護著我的父親是那樣年輕……

一座城市的記憶,總是隨著歲月的流淌而改變著,有一些會越來越清晰,但有一些則會越來越模糊,以致最后消失在滾滾紅塵中。對這座城市中的人來說,不舍,是因為這城市的記憶中有自己的生命印跡;舍得,是因為期待著城市的未來會比過去更好。我們不可能留住過往所有的一切,因為那樣的結果,就是讓我們的故鄉永遠停留在原始社會。但舍要舍得有意義,正如彩燈公園雖然舍去了作為自貢燈會主會場的榮耀,但會讓自貢燈會走向更廣闊的天地、邁向更光明的未來。

我堅信,不再舉辦燈會的彩燈公園依然會是“最自貢”的地方之一,因為這是自貢建市以后的第一座公園,是“天下第一燈”走向世界的“根據地”,更是天南海北無數自貢人一生難忘的鄉愁坐標。陳繼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