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線索: 8218666

廣告合作: 8218607

安德烈·祖拉斯基:她與民間文學彼此成全——讀《曾文舉民間文學輯存》有感

祖拉布鱼竿 www.hveqtq.com.cn 2019-11-03 19:51:45來源:自貢網分享到

《曾文舉民間文學輯存》是我市一個普通家庭為紀念曾文舉老人(1909-2019)誕辰110周年而作,這本集子共收錄了曾老太的民間故事(神話、傳說)101篇、民間歌謠23首、民間諺語115條、民間歇后語47則和謎語12個以及家人的緬懷文章8篇,洋洋灑灑12萬余字。曾老太雖出生農家,卻自幼在家庭里受到民間文學的熏陶,從小就喜歡聽故事講故事。待她18歲離開四川南溪縣出嫁到自貢市貢井鹽場的鹽工曾家后,雖為人妻、為人母,但一直不改熱愛民間文學的初心,她把在自己家鄉聽故事講故事的場景“移植”到現在的家里。于是,白天為生存奔波勞累,晚上一家人在夜空下一場一場的故事會陸續開場,只是講故事的不再是自己的母親和哥哥姐姐,主角換成了曾老太自己,聽眾則是自己的兒女家人和眾多鄰居。她的兒子曾新說母親:“在空閑時,總喜歡把自己曉得的龍門陣擺給街坊鄰里聽,也很喜歡聽街坊鄰里擺龍門陣,也就記住了許多自貢鹽場的龍門陣。她還自覺不自覺地把南溪的故事和自貢‘有鹽巴味’的故事融合在一起,講出來別有風味;她還有意無意地將聽到、看到的社會上的事情編成了有聲有色的故事。”這樣的日積月累,使她不僅成了民間文學的傳播者還成了創作者,主要為口頭創作。不知不覺她成了人們眼中的“故事簍子”,于是,經常能看到這樣的場景:她故事講完了,聽眾意猶未盡,不肯離開的喊“曾婆婆,再講一個!”

曾老太對民間文學的貢獻,使她講過的故事經兒子曾新整理后成為《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 自貢卷》和《中國民間文學三套集成 自貢市貢井區卷》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然由她繪聲繪色講的故事,她的兒女們受益最多:故事里體現的忠奸善惡、愛恨情仇,給了兒女們最初的“心靈雞湯”和道德教化;更神奇的是潛移默化的在兒女的心中埋下了熱愛文學的種子,她的大兒子曾新就是代表。曾新在書里這樣寫道“我的母親,不僅給了我文學的基因(稟賦),也是我文學的啟蒙老師!幾十年來,無論在哪個單位、無論生活多波折,我都沒有放棄過寫作,也就有了自己創作的200多萬字的詩歌、散文、小說在全國數十家報刊上發表和幾大本文學著作的問世,也就有了主筆、主編幾十部文學、文化書刊的經歷”難怪曾新老師這樣稱贊母親:“我母親的民間文學是我們家族文化歷史上的一顆燦爛的星星!我母親的民間文學是中國民間文學長河中的一朵璀璨的浪花!”曾新老師在文學上的成績又一次證明了“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個真理,也給眾多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一個重要啟示,想要兒女想象力豐富、會寫文章,少送孩子參加什么高價培訓班,做父母的勤快點,多給孩子講講故事吧。

如果說曾老太作為一個農家女孩、鹽工妻子,在整天為生計奔忙之余,還能為傳承民間文學做出讓人驚嘆的成績,這是她創造的第一個奇跡的話;那么在母親的潛移默化的熏陶下,兒子曾新成為取得豐碩成果的作家,就是她創造的第二個奇跡;然而使我最敬佩的是,曾老太在一輩子癡心于民間文學的講述和傳承的過程中,培養了她一顆善良、勤勞、堅韌、博愛的高尚的心靈,那些蘊含在民間故事、笑話、諺語中的歌頌人間真善美的優秀文化、那些如何面對艱難困苦的堅強和化解苦難的詼諧幽默,都不知不覺融入她的血液中,成為她咬牙熬過歲月蹉跎的強大精神支柱,使她在兒女們的眼中,成為一個跟別人“不一樣的母親”,讓兒孫們一想起她就忍不住贊嘆、緬懷,因為她在后人的心目中是平凡中孕育著偉大!這就是她創造的第三個奇跡。

在這本《曾文舉民間文學輯存》中有8篇是她的后人包括兒子、媳婦、女媳、孫子、外孫女等緬懷文章加上文集開頭兒子曾新寫的序、文集后面孫子曾焰、孫媳賽蘭寫的跋一共10篇。這10篇文章從不同角度勾勒出曾老太的為人處世的人品人格,讓我探尋出,她老人家與民間文學的關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相互成全。也許在人們的心目中,喜歡在茶余飯后講故事的人,除了熱愛民間文學外,起碼還是一個不會為生計發愁的人,才有講故事的好心情,但是曾老太卻是一個飽受生活磨難的苦命女子!是一個吃了上頓愁下頓的家庭婦女。自從她嫁到曾家,做了一個鹽工的妻子,就承擔起生兒育女,料理家務的重擔,一家6口全靠丈夫一人掙錢養家,不幸的是丈夫在她36歲時得疾病撒手而去,給已經遭受因病夭折二女兒痛苦的她,又一個沉重打擊!丈夫丟下她和年幼的3個孩子,最大的女兒10歲,一個兒子4歲、一個兒子1歲多,對于這樣的家庭來說真是天塌了,有好心人勸她改嫁,她卻回答是“我怕待不得我的兒女!”有好心人勸她把小兒子抱養出去,她婉言拒絕。從此,一個堅強的母親帶著3個年幼的孩子開始與命運的抗爭。為了孩子們不挨餓受凍,只要能賺錢她什么都干,什么苦都不怕,無論是撿煤炭花賣,還是到很遠地方去販木材;無論是賣蔬菜水果,還是幫人洗衣服,她都起早貪黑拼著命去干。直到1953年,還不滿18歲的大女兒去修建寶成鐵路,家里的生活狀況才得到改善,而在這艱辛的8年里,曾老太始終對民間文學不離不棄,她用豐富多彩的民間故事鼓舞自己、澆灌孩子們單純的心靈,這樣的母親真是世上稀有。

正所謂“仁者壽”,曾老太在她眼睛失明后又活了34年才逝世,終年94歲,她坦然無愧地走完了她的漫長人生旅途。是啊,所有的往事也在讀者心里回味品咂,因為,一個家族的記憶也是一個民族歷史記憶的一部分;如果說我們民族的歷史是一條波瀾壯闊的河流,那么,曾家的家族史和曾文舉老人的故事就是這歷史長河中一朵璀璨的浪花!(黨躍英)